澳客
     
 
  您現在的位置:澳客 > 新聞動態 > 澳客新聞 > 2021年澳客新聞
 
西藏ASγ實驗發現超澳客宇宙線加速候選天體
2021-03-02|文章来源:粒子天体中心 |【
 

  近日,中日合作团队利用我国西藏羊八井ASγ实验阵列,在国际上首次发现距地球2600光年的超新星遗迹 SNR G106.3+2.7 发射出超过100TeV(100万亿电子伏特)的伽马射线。这些伽马射线可能是被SNR G106.3+2.7中的激波加速到PeV的宇宙射线(主要成份为质子)与附近的分子云碰撞产生的。SNR G106.3+2.7因此成为银河系中一个候选的“拍电子伏特宇宙线加速器”(“PeVatron”),为解开超澳客宇宙射线的起源之谜打开了重要窗口。相关观测结果以 “Potential PeVatron supernova remnant G106.3+2.7 seen in the highest-energy gamma rays”为题,于北京时间3月2日零时在《自然天文》(Nature Astronomy)正式发表。

   自1912年發現宇宙射線以來,超澳客宇宙線的起源問題至今未解,是一個世紀之謎。將宇宙射線加速到PeV(比地球上人造加速器的最澳客量高100倍)能量的天體源被稱爲“PeVatron”,並被認爲應該存在于銀河系中。但是,由于宇宙射線帶電荷,它們在傳播的過程中會受到銀河系磁場的偏轉,到達地球時的方向已經不再指向源頭了,因此無法通過宇宙線的方向來尋找“PeVatron”。

  幸运的是,宇宙射线在其源头被加速后可能与附近的分子云发生碰撞,产生中性π介子,随后π介子衰变产生能量约为母体宇宙射线能量十分之一的伽马射线(这类伽马射线被称为是“强子起源”)。由于伽马射线不带电荷,沿直线传播,因此观测到的伽马射线到达方向就是该天体源方向,借此可以寻找 “PeVatron”。

   判斷一個天體源是否是宇宙線“PeVatron”,主要有三條判據:

  1)该天体源发出的伽马射线能量超过100 TeV;

  2)伽馬射線發射區與分子雲的位置一致;

  3)能夠排除超澳客伽馬射線産生于脈沖星及其風雲澳客電子的可能性,即排除“輕子起源”。

  此前,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实验组找到同时满足以上三个条件的天体。美国的VERITAS成像切伦科夫望远镜在TeV能区和美国费米伽马射线空间望远镜在GeV能区都已观测到来自于SNR G106.3+2.7 的伽马射线,但它们对100TeV以上能区的伽马射线观测灵敏度不够。最近美国的HAWC实验在40TeV-100TeV能区观测到伽马射线,但其观测到的100TeV伽马射线辐射区位置精度较低,不足以排除伽马射线的“轻子起源”(见图1)。   

  西藏中日合作ASγ实验位于海拔4300米的西藏羊八井,始建于1989年。2014年,中日合作ASγ实验团队在原有的宇宙线表面阵列的地下增设了创新型的地下缪子水切伦科夫探测器(4500平方米)(见图2),用于探测宇宙线质子与地球大气作用产生的缪子。综合利用表面和地下探测器阵列的数据,可以排除99.92%的宇宙线背景噪声,从而大大提高了探测伽马射线的灵敏度。此次,中日合作团队通过有效时间2年的观测,测量到了来自SNR G106.3+2.7方向的超过100TeV的超澳客伽马射线,发现这些伽马射线的空间分布与附近分子云的分布接近,而与这个区域内存在的脉冲星及其风云关联较弱(见图1)。对这些观测结果的一个合理解释是:质子在SNR G106.3+2.7附近被激波加速到PeV能区,然后与附近的分子云碰撞产生中性π介子,随后π介子衰变产生超澳客伽马射线。这样,G106.3+2.7就成为银河系中一个“PeVatron”候选体,为解开超澳客宇宙线起源的世纪之谜打开了一个宝贵的窗口。 

  西藏中日合作ASγ实验始建于1989年,由中科院澳客物理研究所,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等国内12个合作单位以及日本东京大学宇宙线研究所等16个日方合作单位组成。此次重要发现是中日合作双方 30 年持之以恒,不断创新,不断努力的结果。该项目得到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科学技术部、中國科學院及日本文部省、学术振兴会(JSPS)等機構的支持。实验在西藏 30 年的建设与运行得到了西藏自治区各级政府及西藏大学的大力支持。 作为西藏羊八井ASγ实验的后续项目,我国正在四川稻城建设大面积高海拔宇宙线观测站LHAASO,其3/4阵列已经建成并投入观测运行。和ASγ实验相比,LHAASO的能量范围和灵敏度要高一个数量级以上,将把宇宙线物理和超澳客伽马射线天文研究推进到一个新的高度。

  图1. 西藏ASγ实验观测到超新星遗迹(SNR) G106.3+2.7附近10TeV以上的伽马辐射图像,伽马能量延续到100 TeV以上。图中,黑/青色轮廓分别代表了SNR 壳层和附近分子云的位置,灰色菱形是脉冲星的位置,带有统计误差圆的红星、黑×、品红色十字和蓝色三角形分别表示西藏ASγ实验、美国费米伽马射线空间望远镜组、美国VERITAS切伦科夫望远镜组和美国HAWC实验组确定的伽马射线发射区的中心位置。

  图2: 我国西藏ASγ实验(左图:ASγ表面阵列)。2014年,中日合作ASγ实验团队在其表面阵列的地下增设了创新型的地下水切论科夫缪子探测阵列4500平方米(右图),可排除99.92%的宇宙线背景噪声,从而大大提高了探测伽马射线的灵敏度。

  [1]本論文發表雜志:

  杂志名:Nature Astronomy

  论文题目:Potential PeVatron supernova remnant G106.3+2.7 seen in the highest-energy gamma rays

  论文链接URL:  https://dx.doi.org/10.1038/s41550-020-01294-9

  作者名单:M. Amenomori,1 Y. W. Bao,2 X. J. Bi,3 D. Chen,4 T. L. Chen,5 W. Y. Chen,3 Xu Chen,3, 6 Y. Chen,2 Cirennima,5 S. W. Cui,7 Danzengluobu,5 L. K. Ding,3 J. H. Fang,3, 6 K. Fang,3 C. F. Feng,8Zhaoyang Feng,3 Z. Y. Feng,9 Qi Gao,5 Q. B. Gou,3 Y. Q. Guo,3 H. H. He,3 Z. T. He,7 K. Hibino,10 N. Hotta,11Haibing Hu,5 H. B. Hu,3 J. Huang,3 H. Y. Jia,9 L. Jiang,3 H. B. Jin,4 F. Kajino,12 K. Kasahara,13 Y. Katayose,14 C. Kato,15 S. Kato,16 K. Kawata,16M. Kozai,17 Labaciren,5 G. M. Le,18 A. F. Li,19, 8, 3 H. J. Li,5 W. J. Li,3, 9 Y. H. Lin,3, 6 B. Liu,2 C. Liu,3 J. S. Liu,3 M. Y. Liu,5 Y.-Q. Lou,20 H. Lu,3 X. R. Meng,5 H. Mitsui,14 K. Munakata,15 Y. Nakamura,3 H. Nanjo,1 M. Nishizawa,21 M. Ohnishi,16 I. Ohta,22 S. Ozawa,13 X. L. Qian,23 X. B. Qu,24 T. Saito,25 M. Sakata,12 T. K. Sako,16 Y. Sengoku,14 J. Shao,3, 8 M. Shibata,14 A. Shiomi,26 H. Sugimoto,27 M. Takita,16 Y. H. Tan,3 N. Tateyama,10 S. Torii,13 H. Tsuchiya,28 S. Udo,10 H. Wang,3 H. R. Wu,3 L. Xue,8 K. Yagisawa,14 Y. Yamamoto,12 Z. Yang,3 A. F. Yuan,5 L. M. Zhai,4 H. M. Zhang,3 J. L. Zhang,3 X. Zhang,2 X. Y. Zhang,8 Y. Zhang,3 Yi Zhang,3 Ying Zhang,3 Zhaxisangzhu,5 and X. X. Zhou9

  (The Tibet ASgamma Collaboration)


 
澳客    備案序號:京ICP備05002790號-1    文保網安備案號:110402500050
地址:北京市918信箱    郵編:100049    電話:86-10-88235008    Email:szdushijia@ihep.ac.cn